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六四』大話精逐個捉




1. 大話精一號:司徒華

  香港支聯會司徒華經常說廣場血流成河, 北京市發生屠城,更誣指中國政府說謊,他本人才是確確切切的大話精扮愛國者。



2003年談話 :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05/200305311143.shtml
司徒華:中國政府時時刻刻都在講大話,特別是對於這類血腥的事件,它更加要掩蓋。

而中國政府從來都不敢否認,其實它說沒有死人,更加證明它害怕這件血腥鎮壓事件讓人知道、讓人記住。


司徒華明顯係大話精,中國政府早於 1989年 6月 6日袁木記者會都無咁講過, 詳細些的工作報告更於 1989年 6月 30日提交人大

A. 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
http://www.npc.gov.cn/wxzl/wxzl/2000-12/14/content_2286.htm
中國人大網
1989年06月30日

在幾天的暴亂中,被暴徒砸毀、燒毀、損壞的軍車、警車和公共電汽車等車輛達1280多輛,其中軍用汽車1000多 輛,裝甲車60多輛,警車30多輛,公共電汽車120多輛,其它機動車70多輛。一批武器、彈藥被搶。戒嚴部隊戰士、武警戰士、公安干警負傷6000多 人,死亡數十人。

據現在掌握的情況,暴亂中有3000多名非軍人受傷,200余人死亡,包括36名大學生。這當中,有罪有應得的暴徒,有被誤傷的群眾,還有正在現場執行任務的醫護人員、聯防人員和維護秩序工作隊員等。對於被誤傷的群眾和執行任務中受傷害的人員,政府要認真地做好善後工作。

B. 袁木記者會

袁木 : 死亡情況,初步統計數字是近三百人




2.
大話精二號:學運領袖柴玲

柴玲在逃亡成功後發表錄音帶說∶“可是我們事後才知道...他們太疲勞,還在帳篷裡酣睡的時候…坦克已經把他們碾成了肉餅…,有人講整個廣場已經死了四千多…”。也就是說,柴玲扔下了四千學生在她身後而自己離去。柴玲為了強調「天安門大屠殺」确實存在。沒想到這正好反証出她先行逃離的自私行為。


在50秒處找柴玲講話:


3.
大話精三號:吾爾開希

吾爾開希話天安門廣場一處就死幾千人,好多同學在廣場被坦克壓死,扁平的死在廣場, 最後要用鐵剷先鏟得起來,屍體用黑色膠袋包起來,然後放在一起放火燒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SuEEZmBuuc
1'20" 吾爾開希 - 坦克肉餅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cjJh4tshZc

吾爾開希講話(TVB)






4.
大話精四號:支聯會黎洪

89年64後回港後,黎洪以第一身向新聞界謊稱目擊有十幾個學生被坦克輾死,三千大陸同學被射殺而死,他則奇蹟生還回港;同日,另一名自稱「清華教師」接受tv b訪問時也說親眼見 7名清華學生被坦克轆死, 但在今年的西班牙片段重現下, 很明顯兩人當時是說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NryE30bMfc&feature=channel
六四謊言 - 坦克轆死學生的新聞訪問




5. 大話精 5號:陳清華 (支聯會/學聯)

2004年接受明報訪問時, 還堅稱天安門廣場死 3,000人

他到學校賣 64血饅頭時, 神父問他天安門死了多少人, 陳清華答死大約 3,000多吧 !
神父不以為然, 他還說人家顛倒是非

看他在 2005年接受大紀元的訪問, 他還提供了 6張私人相片給大紀元, 證明當時他是有相機在手, 為何他沒有影到天安門 3000條屍體的相片呢?

http://www.epochtimes.com/b5/5/6/3/n943105.htm
大紀元的相片


6. 大話精 6號:李錄

李錄仲話『人格擔保,親眼見』廣場死左4000人,呢類民運領袖,已經人格破產


* * * * * * * * * * * * *


講大話的能得到美國的資助,做中國民運英雄,唔講大話的下場就慘D,以下介紹2個:

1.侯德健

  六四當晚侯德建與戒嚴部隊協議讓學生撤離廣場。但他後來的言論卻成為眾矢之的,他是這樣說的:“很多人說廣場上有兩千人,或是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輾壓撤退的學生人群等等。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我不知道別人是在哪里看見的,我六點半還在廣場,一點都沒見。

  我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打擊說謊的敵人?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如果我們用謊言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滿足了我們一時的需要,而這是很危險的是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先被揭穿,那麼你也無力去打擊敵人了。”

侯德建後來的事業發展並不理想,皆因他沒有看見坦克輾壓學生而失去民心。反觀那些逃跑的領袖們,就經常把「天安門大屠殺」掛在嘴邊,不但在海外獲得認同,換來安居樂業,民運事業也得以存活到今天。

2.戴晴

「六四」十五週年時,戴晴提出過類似「和解」的文章,而換來「戴晴的良心讓狗吃了」的回應。因為她明確表述:一九八九年發生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的事情,不是一個「遭到鎮壓的偉大民主運動」。它是現中國在實現其社會轉型時候的一個挫折、一個後退、一場悲劇。這一挫折改變了中國發展的軌道。

從訪問戴晴的文章看到,「六四」背後原來存在中共黨內派系的鬥爭,有人是希望看見流血的結果。戴晴說:5月13日之後的絕食到5月20日戒嚴令發布,已經不是學生運動了。



天安門廣場是否有坦克輾斃學生,血流成河死三四千學生?

真相在以下錄影帶能看到!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如果我們用謊言打擊說謊的敵人,也許我們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我們也無力去打擊敵人了。

填補歷史的空白-西班牙記者攝制的紀錄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A8jd39m6w

填充歷史的空白 - 大話精逐個捉




16 則留言:

  1. http://www.uglychinese.org/6-4_massacre.html

    回覆刪除
  2. 六四民運志

    上卷: 夭折的蓓蕾 (上卷終)
    http://www.ngensis.com/june4/june4.htm

    中卷: 未乾的血印
    http://www.ngensis.com/june4/june4a.htm

    下卷: 良心未渝的悼念
    http://www.ngensis.com/june4/june4b.htm

    增補卷一 : 反革命暴亂?
    http://www.ngensis.com/june4/june4c.htm

    增補卷二: 首都衛士
    http://www.ngensis.com/june4/june4d.htm

    回覆刪除
  3. 六四廣場中彈至今未取出,張健戳穿“天安門未開一槍”的謊言
    大參考
    2002年5月28日

      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公開對手無寸鐵的學生血腥屠殺,死傷累累,逃亡法國的張健提出悲憤的控訴。

      最近剛剛獲得法國政府政治庇護的張健說,1989年六月四日淩晨,他以學生運動總糾察隊長的身分,在天安門廣場西北端、靠近長安街的地方,遭遇持著沖鋒槍的戒嚴部隊,正突破學生糾察隊的缺口。在侯德建要求對話被以“不是學生代表”為由遭到拒絕後,他上前與一名解放軍戒嚴部隊中校對話,甚至以死要求部隊撤除,結果,中校軍官在距他十公尺處,舉槍向他連開三槍,其中兩粒子彈穿肉而過,一槍擊中左大腿,打斷腿骨,子彈至今未取出。 (64memo祖國萬歲 / 89)

      張健繼續表示,他是遭中共部隊殺傷的第一個手無寸鐵的學生,數小時後,他被同學用一輛破車推到醫院,車上尚有四名受傷同學,所經之處,滿目瘡痍,醫院內更是死傷累累的無辜學生及支持運動的工人百姓。

      他說,同車的四位同學傷勢嚴重,後來均不幸相繼不治死亡。

      張健說,當時他才十八歲,與武裝的中校軍官對話時,心中仍相信解放軍愛護人民,保護百姓的生命安全,還向中校軍官為民服務的精神致敬,可是竟遭到子彈回敬,實在令人傷心到極點。

      他甚至反問,中共當局既然敢開槍殺人,事後竟不敢向全世界承認當時學生群眾手無寸鐵,和平要求中共當局改革,並非暴徒;而且說開槍就舉槍殺人,卻不敢承認,簡直是懦夫的行徑,比禽獸還不如。

      張健說,他的左腿傷口癒合後,肌肉萎縮,僅手臂粗細。他這十多年來,隱姓埋名,到處打粗工維生,但希望中國大陸政治民主化的初衷,一直沒有改變,反而隨時間的變遷及眼見中共政治腐化,信心更為堅定。

      據他透露,民主運動人士記取天安門的教訓,既然無法「死諫」讓中共覺醒,進行民主化改革,於是祕密進行組織工作,為民主、自由及人性的尊嚴,默默發展,目前在中國大陸的地下組織越來越強大,滿懷信心與希望,一旦時機成熟,必將集體揭竿而起,投入民主革命的洪流。

    http://www.64memo.com/pub/uploads/wpId2527.jpg
    張健身上有三處槍傷--左膝蓋﹑右膝蓋和右大腿根。這是右大腿根處尚未取出的子彈﹐從臀部拍攝。

    回覆刪除
  4. 天安門北面血腥屠殺, 侯德健在天安門南面, 所以他看不到全面. 不同地點不同時間有不同的見証.

    很多屍體的相片, 在網貼上, 會引起不安.

    回覆刪除
  5. 以上 六四民運志

    六四事件相片可能引起不安

    回覆刪除
  6. 不同人不同時間地點的見證, 不代表任何人謊言.

    其實清場行動由凌晨之前已開始一直至清早, 你提供的片段由不同人講不同時間地點, "凌晨"前, "凌晨"後, "清早"前", 清早""後, 天安門廣場南方, 北方, 天安門以外, 然後就當成同一時間同一地點, 所以就屈有人說謊.

    西班牙記者見証 4am 後的天安門廣場南方, 北方如何? 4am 前如何? 2am前如何? 1am前如何? 黎洪講的也是不同時間地點的見證.

    這麽多人死? 解放軍沒有向人民開槍? 眾多死者有槍向自己開槍自殺, 還是被殺? 可見你們屈人說謊的謊戊.

    人民要求反貪腐, 民主自由, 公平公開的執政. 政府代表人民治理國家, 但不達標. 政府反指人民反革命, 屈人民煽動暴亂, 派特務倒亂就屈人民是暴徒, 咁就有藉口振壓屠殺人民. 政府執政無問題就無人反政府, 反思六四就先反思中共執政不達標問題.

    中共違背了代表人民管治的關係, 中共內鬥, 中共振壓人民是中共錯誤. 當時4月, 只要中共實質回應人民要求 (而不是 426的反人民), 從而引出良性改革發展, 就不會有後來的學生絕食, 戒嚴令, 反李鵬, 振壓等. 證明中共管治的確有問題, 包抱政府與人民的關係 (這是國家的基礎). 除中共的問題外, 在經濟及社會結構上的轉變, 政治上有需要結速一黨專政.

    回覆刪除
  7. 為什麼只有那幾個人見到是大屠殺,而別人見不到呢?
    誰說大話,心知肚明啦~
    還有不知道哪一幫人說是:“擺低d錢,唔系比錢囉~”

    回覆刪除
  8. 難道軍人沒有被人放火燒死嗎?
    原來軍人不是人啊~

    回覆刪除
  9. 我認為死傷是存在的,但是否正如某些人爆出那些驚人的數字呢?

    在考察了許許多多的資料,那些繪聲繪色的說自己看見屠殺經過的人,

    但卻在資料中找不到證據,或許你會說那是被中共隱瞞了,但既然不能

    提出有力的證據,為何還要言之鑿鑿的為撒謊者圓話呢?

    我想信侯德健的講法。因為我看不見,而我在資料證據中也看不見。

    回覆刪除
  10. 有傷亡我是相信的,但是那些人說的坦克車輾來輾去,我極度懷疑,看他們的表情如此平靜,事情才發生不久,要真看到還可以在說的時候一點情緒都不表露出來,像在說很平常的事?
    他們要不是說謊,那就是一個沒感情,冷血的人才能做到了.
    輾扁,要用鐵鏟鏟起,腦漿四散,我想起都覺得恐佈了,說謊也不能說得太過

    回覆刪除
  11. 很多人为了自己的私心,骗取了普罗大众的同情心,虽然对现行的制度有意见,从本义上认为你们为了劳苦大众,但是也不能骗,以后的人该怎么做?还有人会相信类似的活动吗?

    回覆刪除
  12. What western governments did in this case? Should think!
    And what will other governments do if it's happen in their country!
    I'm from Hong Kong SAR, China.

    回覆刪除
  13. 哈哈维基解密同样拆穿了这些民逗的谎言

    回覆刪除
  14. 感谢你贴的真相,真想让更多的人看见,如果真有天堂地狱,希望讲谎话的人都下地狱!!!

    回覆刪除
  15. 身為90後出生的台灣人,我真的非常佩服在獨裁體系下生活的你們,也很同情過了這麼多年依舊被埋在鼓裡不知道真相的你們
    你們看不到影片是因為都被攔截掉了,而你們卻渾然不知,依舊相信那群人的鬼話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同情你們

    回覆刪除
  16. 学生运动后期已经变味了,里面有太多投机者的身影,比如捐款,那时候很多地痞混混趁机敛财,加上香港义演的大笔款项等等。在伤亡人数中死伤最多的是军人,在木樨地死的最多,在任何一个国家,围攻军人警察换来的只能是一颗子弹,当时只对持械攻击戒严部队的暴徒开枪,先朝天鸣枪示警,不听劝阻以击伤为主,那些杀害军人扔燃烧瓶在木樨地用石块把军人活活砸死的暴徒死有余辜!另外一点很奇怪,军队“屠杀”了那么多人,学生领袖们现在都生龙活虎的活着,怪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