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3日 星期四

又一個大話精 - 支聯會陳清華

支聯會不要再去中學洗學生腦

Hosted by ImageHost.org
5年前接受明報訪問時, 還堅稱天安門廣場死 3,000人

多年來還在替支聯會到處去中學幫學生洗腦, 支聯會會員陳清華 2004年接受明報訪問時, 還堅稱天安門廣場死 3,000人

他到中學替支聯會散播謊言時, 神父問他天安門廣場死了多少人, 陳清華答死大約 3,000多吧 !
神父不以為然, 陳清華事後還說神父顛倒是非 !

請陳清華、支聯會提出錄影證據, 以證明天安門廣場死3000學生之說, 可以嗎?

或請支聯會的黎洪、陳清華出來, 對香港人澄清解釋謊言, 可以嗎?

看他在 2005年接受大紀元的訪問, 他還提供了 6張私人相片給大紀元, 證明當時他是有相機在手, 為何他沒有影到天安門 3000條屍體的相片呢?

反而從相片中, 我有合理懷疑他是有份做暴徒添!

http://www.epochtimes.com/b5/5/6/3/n943105.htm
大紀元的相片:
屠城當晚,6月3日晚上,陳清華和中國學生一起搬欄杆欄軍人。(陳清華提供)



‹六四睇真D›填充歷史的空白 - 大話精逐個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A8jd39m6w&feature=channel_page










「愈來愈多人顛倒是非」
5月 23日 星期日 02:45 更新

【明報專訊】現職社工的陳清華,1989年時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在北京親歷教他畢生難忘的畫面﹕「我是第二批上北京的學生,留到6月4日凌晨,被人抬上車送到崇文門的醫院。一個個傷者連續不斷送到醫院來,有一名醫護人員憤怒了,走出醫院門外大罵軍隊,突然『砰』的一聲,他便倒在血泊中。」

15年過去了,陳清華依舊憤怒地說﹕「他犯了什麼罪﹖他是暴徒嗎﹖如果這都不算是謀殺的話,那是什麼﹖」

學校演講被指難造事實

陳清華說,這些年間他也會到一些學校演講,但讓他失望的是,他感覺愈來愈多人顛倒是非,愈來愈多人不清楚當年的歷史。「我每次到中學演講,都有學生跟我辯駁,說我難造事實,說廣場上的人都是暴徒。更有神父問我,天安門死了多少人,我說3000多吧﹗他說﹕『只有3000多罷了,每年監獄中死的人都不止這個數﹗』」

「我們不能是非不分,在香港,我感到愈來愈多人在顛倒是非。歷史的傷口,要拿出來討論,才能解脫。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

天安門廣場邊有 3,000名學生死, 邊有坦克輾斃學生

點只得西班牙攝影隊在場,仲有美國 WTN電視台在, 當年 T VB其中一節新聞就播錯片, 將 WTN影到紀念碑最後走淨百幾過學生的片段出左街

你一定唔信, 有片為證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i6k8Kv1AEo 看 3'40"
美國 WTN新聞片段 (當年的 TVB新聞中播出)



加拿大 CBC都在場 看 5'1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yj-3S_ulvI&feature=related


美國 CBS都在場, 看 1'0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YIW9IJTuyc


其實從封從德的回憶錄看到, 當時的廣場還最少有兩名法國記者

最後的紀念碑  
  當時的緊張氣氛,難以描述。實際上,在紀念碑上同時有好幾起不止於「文鬥」的兩派爭執,也不盡是市民要以牙還牙,血債血償,也不是所有學生都堅持「非暴力」。在擁擠的人群中,不時爆發陣陣騷動,新的廣播兩度險些被衝垮。
那個拿槍的工人大約是「工人敢死隊」的,後來【以上第187頁】這班人馬乾脆離開紀念碑,紅著眼去跟軍隊拼命去了。後來聽說沒有一個有下落。 (64memo祖國萬歲 - 1989)

  一個工人含著眼淚交出一挺重機槍,辛苦和其他同學抬到毛主席紀念堂前的群雕下給砸【以上第189頁】了。木棍、磚塊、槍械集中到一個帳篷中,由專人看守。劉曉波也收了一些槍砸了。
二個來自法國的記者傳口信到指揮部:「我們一定與同學們堅持到最後﹗」我很感動地在廣播中向大家宣佈這個情況,紀念碑上一陣掌聲。這時只有極少的外國記者敢於到廣場上來。 (64memo中華富強′89)


20/4/2009 蘋果還出了對陳清華的報導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90420&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2659047
八 九 上 京 學 聯 代 表   屠 城 噩 夢 揮 之 不 去
「 中 彈 男 孩 在 我 眼 前 斷 氣 」

陳 清 華 當 時 是 浸 會 學 院 社 工 系 的 學 生 , 也 是 學 聯 第 三 批 代 表 , 後 來 帶 同 籌 得 的 百 多 萬 港 元 和 一 批 物 資 , 上 京 支 援 學 運 。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90420&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2659048


一 生 承 諾 「 我 會 繼 續 講 真 相


這 些 年 來 , 陳 清 華 都 有 履 行 承 諾 , 到 學 校 演 講 , 參 加 支 聯 會 的 講 座 , 最 近 還 到 香 港 大 學 出 席 論 壇 , 與 港 大 學 生 會 會 長 陳 一 諤 等 學 生 辯 論 。




天安門廣場是否有坦克輾斃學生,血流成河死三四千學生?

真相在以下錄影帶能看到!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如果我們用謊言打擊說謊的敵人,也許我們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我們也無力去打擊敵人了。

填補歷史的空白-西班牙記者攝制的紀錄片:

5 則留言:

  1. 不同人不同時間地點的見證, 不代表任何人謊言.

    其實清場行動由凌晨之前已開始一直至清早, 你提供的片段由不同人講不同時間地點, "凌晨"前, "凌晨"後, "清早"前", 清早""後, 天安門廣場南方, 北方, 天安門以外, 然後就當成同一時間同一地點, 所以就屈有人說謊.

    西班牙記者見証 4am 後的天安門廣場南方, 北方如何? 4am 前如何? 2am前如何? 1am前如何? 黎洪講的也是不同時間地點的見證.

    這麽多人死? 解放軍沒有向人民開槍? 眾多死者有槍向自己開槍自殺, 還是被殺? 可見你們屈人說謊的謊戊.

    人民要求反貪腐, 民主自由, 公平公開的執政. 政府代表人民治理國家, 但不達標. 政府反指人民反革命, 屈人民煽動暴亂, 派特務倒亂就屈人民是暴徒, 咁就有藉口振壓屠殺人民. 政府執政無問題就無人反政府, 反思六四就先反思中共執政不達標問題.

    中共違背了代表人民管治的關係, 中共內鬥, 中共振壓人民是中共錯誤. 當時4月, 只要中共實質回應人民要求 (而不是 426的反人民), 從而引出良性改革發展, 就不會有後來的學生絕食, 戒嚴令, 反李鵬, 振壓等. 證明中共管治的確有問題, 包抱政府與人民的關係 (這是國家的基礎). 除中共的問題外, 在經濟及社會結構上的轉變, 政治上有需要結速一黨專政.

    回覆刪除
  2. Chan Ching wa Jonathan2009年5月28日 上午11:24

    Dear Blog Master for this page:

    Hello, I am Chan Ching Wa, the one you talked about. The instance you talked about when I talked to a Father, he was actually asking about "How many people you thought actually perished in the Tiananmen Incident". To which I answered "I estimated it to be 3000". I have always been talking about the main sites of these slaughters being outside Tianamen Square, as it occurred "mostly" (but not only) in road junctions leading to the Square, to the left hand side of the road leading to Mao's Potrait in the Square. I learned about these from injured students/civilians and the medical staffs when I was unfortunate enough to stay and witnessed the horror there in the 崇文門醫院 (崇文區崇文門大街2號)(it was quite a small hospital then, but was subsequently rebuilt years later)But students, members of the medical staffs and civilan DID DIE there in Tianamen Square. I myself personally witnessed 3 gun-shot deaths which I believed were from sniper fire.

    As for the assertion that students/civilians should at least partly be blamed because maybe some of them did carried iron bars or bicycle chains, I would try to answer like that: You are talking a whole PLA Army with full battle gears, assault rifles, machine guns, main battle tanks,and APCs. NOW try to picture that EVEN IF some guys who were stupid enough to deter THAT with iron bars and bicycle chains...if it was not slaughter, I would not know how to call that.
    My e-mail: kermitan@hotmail.com

    回覆刪除
  3. Chan Ching Wa Jonathan2009年5月29日 上午3:14

    One more thing to add, I have of course attended some of 支聯會's talks and functions, just as I have attended DAB's functions (albeit in my working capacity)as well. But I have NEVER been a member of 支聯會!!! If you intend to accuse me as a liar, just called me 大話精 instead of支聯會 大話精. Or you may called me 學聯的XXX(Just fill in whatever you want to accuse me of) , for I was in that capacity when I went to Beijing in 1989.

    回覆刪除
  4. 在下對「六四騙局」寫了一篇文章,希望有用。
    http://sites.google.com/site/noscenotes/laihung

    回覆刪除
  5. 呎隻四眼電子龜最鍾意鳩講架LA...
    佢係一間NGO(聖X會麥X浩夫人中心)度做主任,平時D態度乞人憎到爆,好聲好氣叫聽電話唔該都無句,仲要喵鳩你咁。

    回覆刪除